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小加香港要做人民币国际化的试验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8:32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李小加:香港要做人民币国际化的试验场

过去一年半,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和人民币国际化发展迅速。但是,最近离岸人民币存量的增速有所放缓,离岸人民币市场首次出现贬值预期,各种质疑的声音也开始浮现。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及香港发展离岸人民币中心等问题?1月3日,记者就此访问了港交所总裁李小加。  人民币为何要国际化?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相对封闭的货币已经开始制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记者: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出现了越来越多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呼声。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  李小加:人民币国际化之于中国,就好比是“养儿子”的过程:就是让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儿子”出生、成长、慢慢走出去,在贸易结算、计价、投资、储备等领域为国际所用。  之所以要养这个“儿子”,是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其相对封闭的货币已经开始制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反观美国,虽然它开始陷入长期结构性困境并显现出没落衰老的迹象,但是,它仍然是欧债危机告急时国际资本的避险地。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美国有美元这个“儿子”养老。  无论美国的债权国有多么不愿意,短期内也无法实现资产的“去美元化”。而美国完全根据自己的宏观经济需要所制订的货币政策会挟持整个世界经济格局。所以说,美国今天的霸主地位与它有美元这一个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儿子”直接相关。中国要获得更大的政治经济话语权,就需要让其货币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国际货币体系中。也就是说,中国已经到了必须考虑养儿育女的时刻。  只有在这个长期目标的大框架下,我们才能认清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性、可行性与长期性,并以平常心来看待“养儿子”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挫折与所需承担的风险与成本。  人民币国际化时机成熟吗?  随着中国经济全球化的提速,“儿子”已经不生不行了  记者:中国在利率、汇率与资本项下管制等顶层设计改革还未完成之前和当前贸易格局之下,是否应该和可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李小加: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顶层设计改革不应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开始推进的先决条件。这就好比父母的经济条件、工作状况、住房大小不应是生孩子的必要条件一样。事事求全,那我们可能永远找不到生孩子的最佳时点。  而且,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儿子”是中国经济与市场力量发展至今的必然结果。随着中国财富的聚集、中国经济全球化的提速,封闭的资本项目已经不能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这个“儿子”实际上已到了不生不行的时候了。  记者:中国结构性的全球贸易顺差是否会使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能?  李小加:我的看法是:需要动态地、有差别地看待中国贸易结构。  首先,中国今天的全球贸易格局是中国劳动力、土地等要素特点、市场力量发展与政府宏观货币政策选择等多种因素综合所致。  但中国的贸易格局不会一成不变。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之后,全球性的经济格局变化与中国国内经济结构的历史性转型必然会对持续了二十年的国际贸易结构带来深刻、持久的变化。顺差与逆差之间、升值与贬值之间的动态变化会成为常态。而不断变化的全球贸易结构也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有利条件。  其次,中国贸易在各地区内表现并不一样——整体呈现顺差,但对很多区域保持逆差。人民币区域性走岀去是完全可能的。  人民币国际化的风险大吗?  有一些风险与成本是短期的,是可承受的  记者:养“儿子”会花钱、费时、担风险。人民币国际化可能带来哪些风险?  李小加:总结近期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风险与成本的讨论,主要有以下两点:中国在当前贸易顺差的格局下输出人民币会导致外汇储备短期内增长加快以及造成汇兑损失;离岸人民币回流可能会降低国内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有效性。这两个问题的确存在。恰恰就是因为贸易顺差与境外产品匮乏,人民币国际化的初期必须允许一定的资本项下进出,才能使人民币开始境外之“生命”,这是一条绕不开的路。  有观点质疑人民币国际化收效甚微,甚至由此而得出应该暂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结论。这就犹如责备一个三岁的儿子一事无成一样。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长期过程。人民币成为被广泛使用的国际投资货币可能需要大约10年;而人民币从投资货币发展为重要储备货币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对于风险与成本的讨论,应放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这个大框架下来进行。相比于这个长期目标,有一些风险与成本是短期的,有一些风险与成本也不是不可以承担的,有一些风险不是不可以控制的。  香港扮演什么角色?  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育儿园”,让这个“儿子”快速成长  记者:既然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长期过程,香港能扮演何种角色?  李小加:人民币国际化必然从香港开始,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开始阶段,香港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育儿园”,为其提供安全可靠的试验场所。  长期来看,香港一旦成功办好人民币国际化的“育儿园”,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深化,香港就可以进一步办人民币国际化的“小学”、“中学”乃至“大学”。人民币国际化最终从香港“毕业”走向全球,香港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是为了重建国际货币体系,使中国获得更大的政治经济话语权。认清了这个长期目标,对其过程的长期性与所要付出的成本与代价就会有所准备,多份理解。人民币国际化之于中国有如“养儿子”:不能不养,又不能急于回报,而且要花钱、费力、担风险。香港在初始阶段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育儿园”,让这个“儿子”快速成长。

潮州市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吉林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北京专治习惯性流产医院哪家好

贵阳做3D私密生物束带紧缩术效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