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保障房高压生变

发布时间:2021-10-25 10:29:42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北京保障房“高压生变”

北京保障房“高压生变” 更新时间:2010-4-4 0:01:33   一如多数大型城市一样,春天的北京,按照国土资源部的要求,暂停了经营性用地的出让。  然而,波澜不惊的表象之下,却是死水微澜——北京市住房保障工作会议低调召开,更为微妙的是,在这个北京市级别的会议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悄然在座,与他同场在座的还有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郭金龙,而按照既往惯例,出席这个会议的最高领导,也只是分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陈刚。  悄然之间,北京保障性住房的构成已经开始调整,而跨区住房保障也已开始试探——全国房价堡垒之一的北京,正在试图通过一切手段,“做大”保障房,而50%政策性住房供地量的背景之下,商品房市场的链条,业已开始显现。“保障”调整  4月10日,北京市政府将公布2010年的住房用地以及保障性住房的供地计划,在这个时点到来之前,变化多多。  “北京市保障性住房的构成已经有所调整。”日前,房山区副区长吴文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此之前,他刚刚参加了北京市政府低调召开的2010年全市住房保障工作会议。他所指的有所调整,是指原来由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构成的保障性住房体系,将调整为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商品房、公共租赁房甚至是农民回迁以及棚户区改造用房构成的庞大体系。  2006年,按照国务院要求,房地产热点城市均推出了限价商品房,随后,原建设部下发相关文件指出,限价商品房属于政府限定土地和销售价格的特殊商品房,因此,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保障性住房。也正是根据这一精神,北京始终未将限价商品房纳入纯粹的住房保障体系。  北京市城乡建委的一位官员亦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并表示,此举主要是为了加大北京保障性住房的供应量并尽全力扩大保障性住房的覆盖面。  记者了解到,这还远远不是有关保障房“调整”的全部——吴文杰告诉记者,今年房山区开工建设的保障性住房中,将有相当大的比例用于“跨行政区”住房保障,“通俗一点说,就是房山区将会承接非房山区居民的住房保障工作。”他说。  按照北京既往的惯例,保障性住房的安排一般遵循“本行政区”安置的原则,只有极特殊的情况,才会小范围地进行跨区安置,有如房山区即将成规模进行的工作,在北京市范围内,尚属首次。  吴文杰告诉记者,2010年,北京市下达给房山区的任务是必须开建50万平方米,“我们没有考虑更多的经济利益。”他向记者强调。“压力”之下推动住房保障向租售并举转变  一切变数的缘起,皆起于近日北京市政府低调召开的2010年保障性住房工作会议,或者说,上述“变动”能够传达到各区级政府官员耳中,这次会议是个平台。  然而,这却并非是一个惯常意义上的“工作会议”,一位与会的区政府官员告诉记者,本次会议上除去分管城市建设的北京市副市长陈刚出席外,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以及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郭金龙的出现,让他们多少感到有些意外。  “这个会议以前出席的最高领导就是分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上述官员向记者回忆。而吴文杰亦向记者证实,姜伟新、郭金龙确实出现在该次会议上,而且,姜伟新作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部长,还对北京市的住房保障工作发表讲话,甚至提出具体要求。  这一切并不符合惯常的官场规则,其间微妙,颇有玩味。而跟随姜伟新一同而至的还有直接分管住房保障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  记者了解到,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北京市2010年的保障性住房工作思路得到确定,特别是强化了“两个50%”的硬性指标——确保政策性住房建设用地占全市住宅供地的50%以上、新开工建设收购各类政策性住房占全市新开工套数的50%以上。“供地这个50%的指标,之前在供地规划上已经确定了,但第二个50%,我们之前还没有得到过确定的消息。”前述官员向记者强调。  另外一个在会议上确定的指标,是在公共租赁房领域——为了进一步推动住房保障向租售并举转变;多种方式增加建设收购规模,今年要确保完成建设收购公共租赁房1万套以上,满足目前已申请家庭的租房需求。  而与之配套,北京市公共租赁住房发展中心已经正式成立。北京市区两级公共租赁住房发展中心将主要负责建设、收购、融资以及资格准入、配租、退出等后期运营管理工作。“现在是区级政府主负责,市级统筹协调,对应考核。”北京市城乡建委的一位官员向记者解释。“链条”影响 开发商面临洗牌  住房保障投资对地产商而言可谓喜忧参半。政府投资的保障性住房中,大多数将由地产商承建。万科等行业龙头公司均表示,将参与保障性住房的开发。  北京四方联达经纪公司总经理杨少锋告诉记者,保障性住房利润稳定,但销售毛利率较低,这将摊低房地产业的整体利润率。而且,政府选择承建商时,也将优先选择资质优良,规模较大的地产商。因此,在政策外力影响下,房地产开发企业洗牌的速度会进一步加快。  此时此刻的开发企业,亦在逐渐分化为两个阵营。对于那些精细化运作或者以高端产品为主要产品线的房企预期相对较好,反之,则稍显担心。  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告诉记者,从现在中国大型一线热点城市的情况看,高房价实际上依靠的是少部分人支撑的。顺应他的这一逻辑,万科在房山2009年拿下的长阳半岛地块,今年将顺利开工建设,并进入预售阶段,至于房价目前尚未确定,但业界预计,楼面成本价已然达到8000元/平方米“大关”的背景下,开盘售价超过10000元/平方米亦属正常范畴。  然而,当记者向首开等以开发中低档产品为主的房地产企业询问保障性住房增量下的企业策略之时,这些北京市属房地产企业考虑的是如何能够更多地介入政府力推的保障性住房的建设。  “那些更容易获得安居工程开发权的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将有更大的机会生存下来,而那些缺乏资金、粗放经营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他们面对的局面将更加严峻,所谓的‘过冬’也将更加漫长和严酷。”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院长张永岳对记者说。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拆迁补偿维权就找北京楹庭律师事务所

企业拆迁律师

律师在线

上海公司拆迁咨询补偿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