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父捐肾谁能帮我热点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1:45:47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苏啟广与弟弟在病房里紧紧地握住父亲的手

(原标题:一对人生观截然不同的农民工父子,终于在父亲重病后达成了高度一致。追悔莫及的儿子在微信上泣血呼唤——为父捐肾,谁能帮我)

6月12日凌晨,在玉林市中医院肾病科21号病床前,26岁的北流市白马镇人苏啟广看着患重度尿毒症的父亲——苏兆庆深沉睡去,在微信上写下如下文字:在父亲节即将到来之际,我希望所有好心人能帮助我把自己的肾脏献给辛劳了一辈子的父亲,并祝所有农民工父亲们能更加关注自己的健康,他们的子女们能更负责任地脚踏实地地生活。这个曾经叛逆的青年人终于在人生观上与自己的父亲达成高度的一致,只是这个悔悟来得有点迟了。

父亲的失望

48岁的白马镇黄龙村人苏兆庆是北流市近40万在粤务工的农民工中最普通的一名,勤劳是他的本色。在5月31日重病把他完全击倒之前,这个在东莞市工作的面点师傅每天要在生产线上辛劳12个小时以上。

苏啟广说,从自己记事起,父亲就在广东打工了,平时节俭得连一个电话都舍不得打,只有春节前才回家。这个一年之中难得的团聚日子,这对父子的见面总是以欢喜开场,以责骂收场。“他总是希望我读书好一点,可我由于没人管教,自小成绩就不好。他总是说自己在外边做工如何的辛苦,然后越说越激动,指责我不争气,有时还动起拳脚来,把我对父亲不多的爱也全部打没了!”

这种在春节例行的责骂在苏啟广14岁时结束了,当父亲再次开骂时,苏啟广说:“每次回来你就懂骂,一年到头你管过这个家吗,你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吗?”苏兆庆沉默了。一年后苏啟广初中毕业成为与父亲一样的农民工,弟弟在三年后也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父子见面的机会多了,然而却比原来更无话可说,“他对我和弟弟很失望,本来他希望我们能读书出来,不再重复他的老路!”

父子的分歧

苏啟广说,在广东打工的日子里,他刻意选择在离父亲很远的工厂打工,“我们这代青年农民工要的是享受,要的是自由,也许要的太多了,却没有努力的方向,所以人生陷入了迷茫,于是更加没有节制地浪费金钱寻找刺激;而父亲总是劝说我们实际一点,要脚踏实地地生活。两种人生观根本说不到一块去,两人总是起冲突!”

苏啟广说,自己打工的日子每月工资多时有3000元,少时也有1000多元,然而11年的打工生涯,他存不下一分钱。而收入与他差不多的父亲却节俭异常,“衣服都是穿了10多年的,每月生活开支压缩在200元左右!这次病发后,父亲说前几年就觉得不舒服,可是不舍得花钱检查,终于拖成了大病!”

苏兆庆节俭的最大成就是在2010年投入其全部积蓄10多万元在家乡建成了一栋水泥楼房,“他希望我能够凭此娶妻生子,然而现在的人很实际,谁想嫁给一个一点实力也没有的人呢?我那时已经有了危机感,也对过去荒废岁月有了后悔!”

迟来的忏悔

也许长期一人留守家乡劳动过于辛苦,也许是对儿子不争气的焦虑,苏啟广的母亲在2011年突发精神病,苏兆庆听说后马上赶回家乡送妻子就医,在她病愈后又带着她去到广东共同生活。然而由于妻子拒绝服药,今年4月病情复发,苏兆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送到北流市的医院治疗,而他所有的积蓄也全部花光了。“每次家庭遇到大的困难,父亲总像救火队员一样挺身而出,从不推诿自己的责任,而我自己却一点责任都没有尽到。这些天陪伴父亲住院的日子,我才感觉到父爱如山,才更加地理解他!”

5月,苏兆庆返回广东的工厂继续打工,而他的身体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这个坚强的男人一直撑到5月30日,“他的脸色铁青,身体不断地哆嗦,却还坚持上班!当日下班后自己到私人诊所看病,医生却不敢给他开药,这时他意识到自己病情很重了,5月31日他一个人坐车返回家乡,6月1日才到玉林市中医院检查出是尿毒症中期,医生说再晚一点来父亲可能就没命了!”

苏啟广听说父亲的病情后和弟弟匆匆赶到医院,“现在血透析每次460元,一个月就要6000多元,虽然农村医保能报销60%,然而我们现在筹集到的2万元钱也维持不了多久!而父亲现在的身体就像一个补不好的轮胎,血透析就像打气机,如果不打气,这个漏气的轮胎马上就会瘪下去的!”

苏兆庆病倒后,除了苏啟广兄弟俩,其他家庭成员都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苏啟广身怀六甲的姐姐挺着大肚子借来了2万元钱,将近80岁的爷爷奶奶把自己3000元压箱钱全部拿出。“对比他们,我觉得很惭愧,我只想如果合适的话把自己的一只肾捐献给他,可是这个也需要10多万元的手术费,所以可能这个唯一报恩的机会我都无法给自己的父亲啊!”

留守在医院的苏啟广兄弟俩现在能做的只有开源节流,“我们每餐可能就是几毛钱的面包或者白饭,就是尽量节省每一分钱全部用在父亲的治病上;除一人看护外,另一人上街捡点破烂换点钱,我现在最大的奢望是就近在玉林城区找到一份工作,赚钱救人!”

医生的希望

苏兆庆听说自己的病情后偷偷哭了两次,“我倒不是怕丢命,我只是后悔以前太看重钱了,没有好好地珍惜身体,如果及早发现及早治疗,也不至于出现如今这么被动的局面。我现在最担忧的是治病会把这个家庭拖入无底的深渊,所以我想放弃治疗算了!”

他的主治医师是钟医生,这些年他收治了不少像苏兆庆这样的农民工,他说:“其实肾病这样的慢性病也是可以预防治疗的,然而由于他们不舍得检查治疗,最终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钟医生希望全社会要更关爱农民工,“也许每年送他们一次全面的健康检查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关爱!”

德州定制西装

济南定做西服

黑龙江定做防静电工服

青岛订做防静电工服